為了電影雜誌的功課第一次寫專訪,沒有電視台的airtime限制或雜誌報章的版面局限,也沒有敏感地帶,盡情把訪問內容毫無保留完整呈現。

 

感謝李勇昌導演。把專訪報道送給所有支持本地中文電影的大馬人。歡迎轉載分享 :)

 

================================================================

 

說到本地中文電影,這號人物絕對不容忽視。作為電影圈的後起之秀,他開創了本地中文電影標誌性的本土人情味色彩和溫馨小品路線。從《大日子》開始,他幽默卻不失溫馨的劇本創作風格成功俘虜本地觀眾的心。大家開始有信心走進戲院支持本土中文電影,甚至《大日子》、《天天好天》和《一路有你》的賀歲三部曲經已在大馬累積了超過2千500萬票房的記錄,改寫了本地中文電影的歷史,這一切,編劇李勇昌功不可沒。

 


 

除了擔任編劇,李勇昌也圓了電影夢,首度執導另類的催淚驚悚電影《超渡》,惟贏了口碑卻失利票房。這一路走來,有高有低,但也不難發現,李勇昌沒有停滯不前,反而不斷地尋求突破,憑過人膽識在電影圈繼續大刀闊斧。這一期的專訪,讓這位魄力十足的電影人帶我們一同窺探本地中文電影的榮耀與辛酸。

 

  • 5年間的轉變 中文電影的慘淡vs萌芽

5年前,很多本地觀眾可能從沒聽過馬來西亞有中文電影這回事。即使何宇恆、李添興、陳翠梅等勢頭強勁的電影人出現了,也只是歸類在獨立電影的行列。至於中文商業電影,多年前問世的《纏身》、《精靈》、《死了都要賣》也都經不起票房的考驗而落入慘敗局面。當本地中文電影市場陷入一片低靡時,阿牛陳慶祥出現了。一直懷抱電影夢的阿牛為了圓夢不惜傾家蕩產,冒著缺乏資金、投資商臨陣退縮、乃至必須抵押房子的風險繼續拍下去。

 

同時,為有線電視台Astro籌拍了數年賀歲專輯的周青元也萌生了拍電影的想法。“他本身是北京電影學院出身的,所以他就在想說,馬來西亞為什麼沒有這樣的東西(中文電影)?陰差陽錯下,他就找上了我,說要做一部屬於馬來西亞的本土電影。”李勇昌回憶,當時的一拍即合只為一個共同的夢想,“我們只是抱著一個想法去做,一個從前沒實現過的夢想——讓馬來西亞觀眾買票進戲院看本地電影。”

 

李勇昌形容,大馬首部中文賀歲電影《大日子》在2010年創下410萬令吉的票房紀錄著實是一個奇蹟。這項令人雀躍的里程碑也帶動了本地中文電影的發展,除了讓《初戀紅豆冰》重獲信心和資金運轉繼而成功面世,多部中文電影也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包括《辣死你媽2.0》、《天天好天》等都獲得不俗的票房。

 

  • 中文電影泡沫化 賀歲檔才能賣錢?

但,這個踴躍的現象也在近年內浮現了危機。當中文電影量產之時,卻也出現了不賣座的氾濫局面。“到了去年,只有2部在賀歲檔期的電影票房是超過500萬。馬來西亞的中文電影其實出現了泡沫化,因為10部電影裡面大概有8部是虧錢的,造成很多投資商又不敢再投資了。”面對這樣的情勢,李勇昌認為,馬來西亞中文電影能否再現輝煌,就胥視今年賀歲檔中文電影的票房了。

 

“《一路有你》現在是,我們希望它(的票房)能破一千萬啦,然後再看它能不能繼續往上爬,因為大馬目前最高票房的電影是《KL Gangster》(1174萬令吉),所以看我們中文電影能不能超越這部,那就是我們的路還能不能走下去。”(注:訪問進行時該片累積票房為760萬令吉)

 

上映了超過一個月的《一路有你》不單止改寫了大馬影史紀錄成為最賣座本土電影,截至3月2日,票房更是以持續延燒的上漲勢頭創下了1518萬令吉的傲人成績。乍看之下,本地中文電影確實掀起了新風氣,但也同時出現了一個隱憂,“目前大家普遍認為只有賀歲檔才有‘神話’出現,因為大馬人習慣了新年看戲,所以這也是我們必須省思的問題:是不是我們每年拍電影都必須等到新年呢?”

 

  • 市場宣傳最關鍵 院線應攜手推動

除此之外,李勇昌認為在本地拍電影最困難的不是資金,而是市場學的經營和宣傳伎倆。“鑑定一部電影賣不賣座除了看電影拍得好不好之外,重要的是市場。很多時候這都牽涉到院線發行的安排和宣傳。《一路有你》賣得好的原因除了是口碑好之外,還有一點是Astro鋪天蓋地的宣傳,這點是獨立電影公司根本無法做到的事。”

 

另外,李勇昌也舉例全馬最大的電影發行兼院線GSC購置電影版權的商業手段,“他們(GSC)會買下一些有賺頭的電影,並安排最好的戲院、時段、場次來主打這些電影,比如這個賀歲檔他們就買下了《大鬧天宮》、《賭城風雲》、《茨廠街女王》和《Huat啊Huat啊Huat》......”他隨即打趣地補充:“也不是要講他們的壞話啦,但是在商業利益的考量下,他們會把最好的放映廳和時段讓給這些主打電影。”

 

他表示,即使是《一路有你》當初在上映前也不能如願獲得屬意的上映場次,其一是因為院線對這部電影缺乏信心(沒明星效應),另外也考慮到本地觀眾會更鍾意外國電影,直到票房報捷後院線才逐漸增加場次。“除非有一天本地的發行商、院線和所有人能夠放下成見,一起推動本地電影,那麼我們(本地電影)的未來才會好。”

 

  • 強制上映制度  是福還是禍?

每一部電影的上映檔期都非常重要,但在馬來西亞,卻存在一個強制上映制度(Wajib Tayang)的政策。這項政策的用意在於保障本地電影,確保每個星期都有2部本地電影可以上映,且享有14天的強制性上映期。這2部電影中,其中一部必須是馬來電影。然而,這項看似保護本地電影的政策卻也存在著一個“上情下不達”的模糊地帶。“你知道馬來西亞的政策,上有上講;下面的官員卻執行另一套,所以當初他們並沒有把這個政策當作是『一部馬來電影』加『一部非馬來電影』來執行,相反的是以『兩部馬來電影』的方式執行,因此出現了不少爭議。”

 

此外,20%的娛樂稅也是其中的課題。2010年《初戀紅豆冰》申請退稅一事雖然已經取得政府的妥協(往後舉凡多数股份为本地人持有的电影公司所製作的電影就能稱之為本地電影),但這又牽涉到了國家電影發展局(FINAS)的審核。“凡是本地電影都必須經過FINAS的審核,再等待他們安排上映期。如果他們沒有批准的話呢,你是不可以作任何的公開放映的。”李勇昌表示,作為本地電影,即使你不要申請強制上映,放棄娛樂稅回扣,你也不能把電影拿到國外播放,否則電影公司將被關閉。“這也是為什麼黃明志的《猛加拉殺手》被全面禁映,任何國外播映或DVD形式外銷都被禁止。”

 

簡單來說,強制上映制度反而大大限制了本地中文電影發展的空間,非但影響屬意的上映檔期安排,更是造成與日俱增的中文電影必須為檔期搶個你死我活,形成不必要的廝殺競爭。詢及為何沒有改善,李勇昌坦言,很難。“目前的種族政治炒作處於敏感期,一不小心碰到種族課題,問題就會很大,再加上我們沒有任何的華人部長會很賣力地在幫忙這一塊,包括之前的通訊及文化副部長也因此惹到麻煩.....”

 

 

  • 崇洋媚外心態 觀眾絕不看本地片?

同樣的,本地觀眾的偏見也是本地中文電影的一大挑戰。訪問前幾天,李勇昌在臉書上表達他對部分本地華人堅決不看本地電影的心態感到傷感,因為這不僅牽涉到觀眾,甚至本地藝人、投資商、發行院線都對本土電影沒信心。“近幾年來我都遇過很多類似情況......就覺得大馬人有時候還是不會給機會本地電影,包括我一些親戚會說同樣花10塊錢看電影,我為什麼不去看大場面的好萊塢片,而得看本地電影?”

 

李勇昌坦言,本地觀眾長久以來的崇洋媚外讓他感傷,“其實這番話我是在《一路有你》拿到很好的票房之時還有人寫說:『切,馬來西亞電影我不看的,有這樣好看嗎?我從來只看好萊塢電影』而有感而發。當其他人也覺得這部電影不錯的時候,為什麼連這個機會也不給我們呢?”

 

“我覺得我們的人文還沒去到很飽滿,所以大家只一味地追求那種我可以賺錢,我只要去笑笑就好,但是心靈的滿足、人文的素養,我覺得本地觀眾還沒有去到這麼高。”然而,他也強調,本地觀眾的心態也趨向進步中,這一點從一部平淡小品《一路有你》可以在本地獲得高票房得以窺探一二。

 

  • 突發奇想創感性鬼片 李:想做不一樣的

談到自編自導的第一部電影《超渡》顛覆以往親民風格改走懸疑驚悚路線,李勇昌認為他本身就是一個多樣化的編劇,只不過是被《大日子》和《天天好天》的印象給“矇騙”了,“其實你想回去《辣》也沒有很溫情,那是一部蠻瘋狂的片,其實過後還有給一些導演寫了不同風格的劇本,只是可能還沒出現。”

 

為什麼會創作《超渡》?只因為他喜歡鬼,“因為我之前拍電視節目時跑遍全馬,聽過很多靈異事件。也因為我是檳城人,從小到大因為靠近泰國,鬼怪事特別多,再加上檳城人很愛拜神,從小愛聽媽媽講鬼故事,所以聽到的鬼故事都跟外國的很不一樣。”

 

李勇昌認為,馬來西亞也是有“很好玩”的鬼,為什麼大家提到鬼片從來只想到泰國,而非大馬?他也希望可以拍出不一樣的鬼片——不純粹只是要嚇人,反而可以帶出人性。“因為鬼本來就從人演變的嘛,這是脫離不了人性的東西,所以我想要拍一個不一樣的,以感性的角度去講述‘超渡’這回事。”他更竊笑指出,當時是因為有感市場上缺乏好的鬼片,才會以拍鬼片出發。

 

  • 本地演員缺戲味 更注重內斂表演

詢及本身的拍攝手法和風格,李勇昌表明並沒有特別研究市場上鬼片的拍法,分鏡上純粹以想像把畫面跟感覺呈現出來。惟,他強調,拍攝《超渡》時,除了鏡頭的力量,他更注重的是演員的表演。“因為我是一個表演老師出身的,我以前老是覺得馬來西亞電影演員少了所謂的戲味,所以這一部電影你會看到很多比較專注臉部表情變化的鏡頭,這一方面我是比較挑啦。”

 

他也舉例,片中飾演母親的莊雪梅和男主角陳立謙在一場感情戲中下了不少功夫。“其實演了那場戲後,雪梅都病了好多天,因為她幾乎都是(陷入崩潰)......那其實是最後一個take來的,她眼淚已經流乾了,我卻覺得感覺不對,因為我覺得太外放了。”他表示,演員演戲時不應該是自我宣洩地哭天搶地,而是用內斂的演出感染觀眾,讓他們幫你宣洩情緒。

 

他感嘆:“我一直為本地電影暫時覺得可惜的是我們有很多好演員,可是卻沒有辦法讓他們呈現一個內斂的表演,普遍我們看到的都是搞笑誇張的演技,看不到很深層的表演。”

 

  • 先編後導 只為搶救本地劇本創作

李勇昌當年主修影視製作,副修舞台劇。畢業後遇上經濟大風暴,只做了1年的電視節目公司就倒閉了,迫使他回歸舞台劇擔任導演。在舞台劇闖蕩了多年,更是舞台劇頒獎典禮「戲炬獎」蟬聯五屆最佳原創劇本的得主,李勇昌在舞台劇的領域中麻雀變鳳凰,卻也陷入了瓶頸,繼而萌生繼續做影視的念頭。

 

“我覺得當初跟爸媽爭取讀這科系卻沒學以致用是很浪費錢的事,我覺得我還是喜歡電影、電視”,說到這裡,李勇昌邊笑邊透露他自我的想法:“馬來西亞做導演的人才很多,可是永遠拍的電視劇都是劇本很爛的,那時候就這樣想。所以當時想說,好啦既然我要回來電影圈,就先不做導演,我就從最爛的地方出發!”言談中,顯露了他為做好電影的“行俠仗義”的姿態。

 

說到做到,李勇昌的確在短短幾年內打響了自身“頂尖編劇”的名號,編寫的電影都叫好叫座。他回憶做舞台劇時是自編自導,因而可以直接驗收劇本和對白好不好笑、動不動人;但做電影卻不一樣,因此先當編劇除了是為了找回初衷,也為磨練劇本、摸索電影劇本的成果。

 

 

  • 編而優則導 首部作品慘遭莫名刪減

“2、3年後,就有人來找我拍電影了,它比我想像中來得快。既然機會來了,好咯我就去試試看。”李勇昌表示,當初接拍第一部電影完全不計較名氣利益,只求專心完成第一部自己的心血。“當時我是拼了我的老命去做這部電影(《超渡》),做完後我一直以為我可以完全掌握那個狀況。直到上映前2天,在檳城的一個特別放映會上才發現......嗯?為什麼戲裡面有兩大段,整10多分鐘的戲被剪掉了?”

 

追溯這段情景時,李勇昌顯得頗淡然,但語氣多少透露出不甘。“當時也不懂發生什麼事啦,而且裡面最重要的劇情、對白和主題都被剪掉了,而且剪到很莫名其妙哦,留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戲。”

 

李勇昌坦言,當時確實受到了很大的打擊,感覺像是看著自己生產的孩子斷手斷腳。原來,此片經過FINAS審核後一刀未剪,只是因為片長逾100分鐘,院線顧慮到片長太長會減少場次,繼而影響票房,所以才被夥伴擅自刪減劇情。

 

  • 為票房被刪心血 李:下次絕不假手於人

“可能某個導演,只是掛名的導演啦,他完全沒有碰過這個東西的,他只是一個投資的老闆......他最後說希望你體諒我,我只是希望票房可以賣得好,可是就在沒有知會我的情況下就直接刪減,所以我覺得這對一個創作者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打擊。”字句中沒有直接透露對方的姓名,卻清楚表露了自己的感受。

 

“所以最後坦白說,真正上映的版本我個人是不喜歡的,因為連我自己也過不了自己那一關。”無論如何,李勇昌說他從此學到了一個教訓:每個導演都必須親手看著作品誕生,過程千萬不能假手於人,讓別人有機會擅自動手腳。李勇昌意有所指地感嘆:“命啊!看你遇到好人還是壞人咯。”

 

  • 英雄惜英雄 欣賞Chiu導、楊俊漢

談到最欣賞的本地電影人,李勇昌沒有多想一下就侃侃而談他的“電影偶像”。聊到第一個偶像——和他合作無間的周青元(Chiu導),他第一句話劈頭就說:“他是一個瘋子!而且他讓我覺得他有燒壞頭腦,哈哈哈!”他欽佩Chiu導是一個很敢的導演,一開始大膽抵押房子去拍《大日子》,來年甚至可以跑遍全馬拍攝萬人大MV《開心樂龍龍》。

 

“還有一點是,我在寫《一路有你》的時候他跟我講過一句話,是從來沒有導演對我這樣說過的:任你寫吧,你完全不用理會我怎麼拍,你想到什麼就寫什麼!”一般本地電影的製作成本都很有限,但是Chiu導卻膽識過人地縱容天馬行空。

 

於是,李勇昌把熱氣球、主角跑遍全馬參加游神、拜天公等的構思橋段都寫了出來。這些成本預算和拍攝時間都是一般電影的倍數。“他的毅力和耐力,我覺得是目前馬來西亞沒有一個導演做得到的,而且他真的是可以為了他想要的東西不惜拼了老命去拍出來的一個人,這是我做不到的。”

 

第二個偶像是楊俊漢,《死了都要賣》的導演。“當時這部電影上映時獲得一致好評,可是因為某些商業原因而被打壓,導致許多人都不知道這部電影。但是他的才華讓他不斷在國外受肯定......他原本是一名律師,但是他就是有一種我要拍好電影的毅力。”李勇昌自嘲是一個百依百順的人,因此相當欣賞楊俊漢的勇氣。

 

  • 《金箏獎》得獎意外 認為《天》最成熟

憑《辣死你媽2.0》贏下第一屆《金箏獎》最佳編劇的李勇昌被詢及最喜歡哪一部劇本時,不假思索地如是回答:“其實以那3部入圍的作品(《大》、《天》、《辣》)來看,我最喜歡的是《天天好天》。我一直覺得拿獎的會是《天》,所以那時想都沒想過《辣》會得獎。”

 

但是,李勇昌也表明,三部都是他用心寫的心血,所以他都喜歡並希望得獎,“只是我覺得一般上照邏輯來講,論成熟度的話,《天》會比較成熟啦。只是評審考量到《辣》跟別國電影相比顯得多元化和特別,而《大》和《天》的題材則比較常見,少了驚艷和亮眼的元素。”

 

 

  • 自認風向星座 未來玩多樣化題材

李勇昌形容自己是一個風向雙子座,無法安於現狀,更透露自己從沒固定形式地朝九晚五上過班。“所以根據我這樣的性格的話,我喜歡多樣化的東西,所以我一直希望可以寫、拍更多不一樣的東西,可是目前我必須要做的是確保更多馬來西亞的觀眾喜歡跟接受這些電影,等到大家習慣了才去追求我們想要的題材。”

 

他透露,拍了《超渡》之後,現正籌拍青春勵志電影,接下來還會著手瘋狂搞笑電影、環繞母子情的親情片以及跨越時空的題材。“唯一沒有想過要拍的是太空片和商業鬥爭片,因為這些都沒有切身經驗,哈!”

 

  • 不能一味求支持 用心做好電影最重要

“我覺得中文電影起來了,但是所謂的創業容易守業難,你要怎麼讓觀眾keep著這份心去看電影,我覺得,『請支持本地電影』這句話呢是行不通的,因為我們沒有必要因為這是本地電影就要人家支持你。”

 

李勇昌認為,本地人要用心做好電影,有骨氣地提高自己,讓觀眾心甘情願花錢支持你,而非覺得本地電影永遠贏不了外國電影。“我相信來臨這幾年就會重新再洗牌,好的導演會繼續留下來,用心的作品會繼續走下去。那些投機分子、那些純粹只是要來賺一大筆錢、開開玩笑、玩一玩、拍拍爛片的人也會慢慢被淘汰。”

 

  • 亂世出英雄 觀眾應一票定去留

他相信,只要這班電影人能夠繼續努力的話,馬來西亞的中文電影就會慢慢成形,慢慢地再影響更多的新一代加入這個行業。“我覺得在開花之前,一定要有一些『量』,會經過亂世,亂世會出英雄,幾亂都沒關係,要有『量』才有『素質』,”他認為若本地只有2、3部電影是不可能會出現好電影的,“所以我希望這個市場不要萎縮,去蕪存菁把壞的去掉,好的留下來。”

 

“只怕因為觀眾盲目支持,令到爛片票房一直很好,好片票房一直很差,那麼以後我們馬來西亞只能拍爛片。”訪談的最後,李勇昌苦口婆心地說了這番話:“大家真的應該好好支持好電影,不要盲目支持本地電影。我們就讓手中的一票去肯定值得留下來的人,否定不好的人,這才是一個健康的環境。”

 

馬來西亞中文電影路途尚遙遠,這一步一成長都需要我們的支持、陪伴。除了買票進戲院支持,真正需要的是我們真心喜歡、真心推薦、真心感動、真心祝福。

 

電影人,加油。馬來西亞中文電影,加油。

 

採訪 ■ 許菲殷、黃治振 

撰稿 ■ 黃治振

 

『堅持你的夢想,敢敢去做夢!』李勇昌導演共勉之。

『堅持你的夢想,敢敢去做夢!』李勇昌導演共勉之。

 

 

電影雜誌功課8人組訪問結束後和李勇昌導演合照留念

電影雜誌功課8人組訪問結束後和李勇昌導演合照留念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當小黃...那個那個時...

小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