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好累又很懶惰,但是已經拖了很多天,想要記錄一下這幾天的採訪。

不知道,我一直有很自卑的感覺。

雖然是剛開始的過程,捱過了看回來會覺得雲淡風輕小事一樁。

但是這個過程,還是有很多個不知所措、無助、無奈、徬徨、心慌的moment。

 

寫稿又很慢,很多事情對自己沒信心,要一再確認,很吃時間。

聆聽能力又很差,要重複聽回錄音才抓到頭緒。

尤其是英語和馬來語,當下很多時刻都很想死,都覺得自己很蠢。

身旁的記者都已經掌握了,甚至開始寫稿了,我還不知道他到底講了什麼。

 

過渡期啊。過程啊。

但是我是一個想很多的人,於是很壓力。

最近還變到很沒有胃口,即使餓了一天,也不會想吃很多。

 

我沒有在投訴工作不好,或不喜歡。

老實說,當這些徬徨的moment過去了,稿件出版了

心裡還是會鬆懈,還是會有成就感、滿足感。

就是一種使命感吧我想。

但我也希望這份使命可以更有效率完成。

 

這幾天可以對自己的表現理出一個小結

那就是,我寫很OK,講和聽真的爛透了。

我發現自己了解一樣事情後,寫起來真的不錯的

但是整個理解過程耗時太久,抓重點也一直陷入膠著。

往往會在一行字中跳不出來,完全無法進入思考。

 

我知道,不可以把自己逼太緊。

但環境逼人,應該說自己也逼人太甚。

 

就比如昨天的巫青團會議。

在巫統大廈等凱里開會,大家一起等了2、3小時。

之後開了1個15分鐘會議,簡要說明,但是我坐的位置有點吵雜

很多部分聽不清楚,再加上是馬來語。

之後跟同行討論,真的很想死,感覺自己很蠢。

我問是這樣這樣嗎,她一臉質疑我從哪裡聽來的。

重聽錄音才知道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昨天早上去見衛生總監也是。

因為塞車+沒有停車位,整個遲到半小時。

抵達時活動已經開始,但是他很愛脫稿演講。

然後我很慌,不知道要抓什麼重點。

又沒有中文媒體同行,問馬來媒體也要講不講的

整個心態是很掙扎的,很想一睡了之,很想就這樣回家。

但是不行,回到公司還是要交功課,還是要擠出文。

 

然後就擠到很心虛,很心力交瘁。

今早再次見他,一開始還沒有提供講稿呢,講一堆超難懂的英文

誰會在演講說一堆聽不懂的專業名詞啊,莫名其妙。

幸虧之後有拿到講稿。

但是我寫稿很慢,就這樣。

 

前幾天去馬中建交研討會也是,講一堆我聽不懂的研究。

寫稿寫到很心虛,很怕寫錯。

 

嗯,我很想睡了,之後再補。

總結,這是一篇很自卑的文。

創作者介紹

當小黃...那個那個時...

小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火星人
  • 小黄加油啊!!你行的啊!!我总觉得你很聪明的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